必威体育精装版本下载

唐驳虎:读懂俄罗斯20年国运 就能预知俄乌战争最终局
资讯

唐驳虎:读懂俄罗斯20年国运 就能预知俄乌战争最终局

核心提要:

1. 芬兰一家能源研究中心的报告显示,俄乌战争爆发100天,俄罗斯靠出口化石燃料狂赚980亿美元。但这只是俄财政收入体系至关重要的一部分,并非因战争获得的“意外之财”,更不意味着它在“经济上赢麻了”。

2. 石油是俄罗斯力量的源泉。俄联邦财政收入高度(52%)依赖于资源税收,其GDP、经济乃至国运从来都与国际油价直接相关。2014年之前,国际油价高涨曾给俄罗斯带来一段繁荣时期。为了避免国际油价波动造成经济和财政的大起大落,俄罗斯在2004年建立了“稳定基金”(后来拆分为“储备基金”和“国家福利基金”),储备超额石油收入,并在油价下跌时弥补财政预算的不足。

3. 在2014-2017三年间,为弥补因西方经济制裁和大幅下跌的油价而导致的财政短缺,占GDP约6.3%的“储备基金”耗尽。2018-2019年,国际油价重回60-80美元正常区间。这两年的油价-财政盈余转入“国家福利基金”,俄罗斯国家储备实现跳涨。到2021年9月,俄国家基金达到了14万亿卢布的峰值,这也是俄罗斯敢于发动进攻的根本底气之一。

4. 从近5年俄罗斯油气能源出口量价看,只有油价高于60美元、出口额超过2000亿美元,财政和基金才有盈余,否则会有赤字亏损。但高油价不可持续,现在已降至100美元以内。另外,俄乌开战5个月,作为俄罗斯“家底”的国家基金就已经消耗了21%。如果长期战争耗光了其国家基金,加上欧洲停买俄罗斯石油,当财政基金严重赤字,又无法借外债内债持续,俄罗斯恐迎来真正的不利局面。

作者|唐驳虎

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

7月24日,俄乌战争爆发整整5个月、150天。在寒冬的尾巴,谁也没有料到这场应该像俄格战争那样5天内结束的闪电战,变成了现在的“两伊化”、“叙利亚化”漫长僵持与停滞。

盛夏的高温,把寒冬里的闪电突袭变成尘封的遥远往事。而这篇重要文章,其实早在一个月前就写好了。

只是编辑认为,俄乌战争在新闻舆论关注上已经降为背景板。再加上7月上半月国际上又发生了几桩不大不小的突发事件,就这么一直延后了。

现在是不仅俄乌战争无热点,其他国际新闻也没什么热点,也终于到了该刊载这篇文章的时候。顺便再补上一个俄罗斯刚刚发布的重要数据。

开战100天挣了1000亿美元?

位于芬兰的独立能源和清洁空气研究中心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,从2月末到6月初,俄乌战争爆发100天,俄罗斯靠出口化石燃料狂赚980亿美元。

新闻媒体在播报俄罗斯财政预算和收入时,经常会提到“额外收入”这个词,这是俄罗斯因为战争而得的“意外之财”吗?

简单地说,俄罗斯的“额外收入”也是一个财政收入的概念。是俄财政收入体系至关重要的一部分,并不是“意外之财”和“夜草”

但在5月、6月份,俄罗斯在“经济上赢麻了”,“以战养战”,不花钱反而挣钱的说法曾经喧嚣一时。

是这样的吗?天下有这么好的事情吗?本篇文章就继续致力于用更宏观、完整的视角,来系统分析这一点。

曾经的美好时光

从2000到2008,再从2008到2014,是普京执政的前期、中期,也是俄罗斯的美好时光。在2014年之前,国际油价高涨曾经给俄罗斯带来一段繁荣时势。俄罗斯人均GDP一度达到1.6万美元,大概是当时中国的2.3倍。

因为除了2009、2010年受美国金融危机冲击,油价分别跌到60、80美元以外。2011~2013年,国际油价都维持在110美元高位(若考虑通胀换算成当前美元币值超过130美元),2014年也近100美元。

当时俄罗斯卖油挣得多,花得更多,军费、社保、财政供养也花钱如流水。据留学生介绍,2014之前那几年,莫斯科一些大学老师(文科院系)普遍的大件消费,是每年换一辆新奥迪。

而且日常食品全部欧盟进口:西班牙的火腿、意大利的香肠、法国的红酒、瑞士的奶酪……这过着的是烈火烹油、鲜花着锦,神仙一般的日子。

而除了2011年财政盈余为GDP的0.8%外,2012、2013、2014年,俄罗斯居然在高油价下连年财政赤字,分别占 GDP 的 -0.02%、-0.7% 和 -0.6%。

这意味着当时的俄罗斯需要油价长期维持在115美元之上,才能保证财政平衡——而这是不可能的

到2015、2016年沙特操纵油价大跌到45美元,俄罗斯的紧日子就来了,GDP直接跌掉了四成。

在大幅缩减了军费、社保、财政供养,告别神仙生活之后,这2015、2016、2017三年仍分别有-2.8%、-3.4%、-2.2%的财政赤字。总额近8万亿卢布的储备基金也被消耗一空

不过在砍掉了一半以上的支出,大幅转型过紧日子(进口额和出口额都下降了45%)之后,也让俄罗斯的财政-油价平衡线降到了60美元。

紧缩之后的俄罗斯财政

上一篇文章说过,俄罗斯财政近年来的一个特点是中税负、中低福利。这里用有中文翻译的2016年度具体收支来进一步说明。

从财政收入看,俄联邦主要对经济活动也就是最终消费征收的增值税,仅占GDP 的 5.3%。而从自然资源产品方面收取的税收就达到了8.15%,其他税收可以忽略不计 。

而个人所得税、土地税、(高)消费税则属于地方税。可见,俄联邦财政收入高度(52%)依赖于资源税收,也就是资源产品特别是油气产品的对外销售

把俄罗斯称为“有核弹的沙特”“伪装成国家的加油站”,这是最基本的客观事实。

俄联邦政府总收入占GDP 15.65%,而开支超过了19%,赤字率3.44%。再算上社保收支(统一社会税,近5%)、地方政府收支(近10%),俄罗斯宏观税负约为30%。

相对欧洲诸多宏观税负超过40%、45%乃至超过50%的经济体,俄罗斯的财政税负属于中等水平

其中军费4.4%,治安2.2%,而用于经济、基建、科研的诸多类项加起来也只有5.3%,可见是一个不怎么投资基建的政府,这也符合俄罗斯基建残破的现状。

当然,用于联邦财政供养人员工资和办公的“一般政府支出”(“吃饭财政”)、对地方政府支付转移的部分也很少,加起来不到2%。属于标准的财政保守主义。

联邦政府开支的最大头,是占GDP 6.9%,占政府支出36%的“社会文化活动”,其实就是社会保障

其中近2/3的比例(占GDP 4%)用于直接补贴养老金发放,剩余部分用于医疗等支出。这是为了弥补苏联时期没有建立养老基金,不得已而为之的补救措施。

▎俄罗斯联邦养老金收入构成[1]

上一篇说过,俄罗斯人均月养老金折合人民币1800元,其中1000元(55%)是统一社会税现收现付,而另外800元(45%)则来自财政补贴。

因此,俄罗斯从GDP、民生、财政到国家基金,全都与国际油价高度直接相关。每桶油60美元,就是近些年来俄罗斯财政开支的盈亏线。

另外, 值得注意的是,2016年正是国际油价低迷的时刻,当年度布伦特平均油价不到44美元。这也导致俄罗斯当年出现了近20年最大的财政赤字。

当时沙特主动增产,对美国页岩油发动价格战,意欲阻止美国页岩油私人投资。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,是沙特在配合美国降低油价,打击俄罗斯。

俄罗斯的第二财政——国家财富基金

讨论俄罗斯财政,不可忽略但却又极其鲜为人知的还有第二财政、资金储备的国家财富基金。众所周知,作为一个依靠出卖自然资源为生的国度,俄罗斯的GDP、经济乃至国运从来都与国际油价直接相关。

上世纪90年代,叶利钦执政时期国际油价低迷,尤其是1997年东南亚经济危机爆发,拖累全球经济,国际油价最低跌到10美元,俄罗斯也几乎面临绝境。

2000年普京正式掌权后,非常幸运地碰上了中国崛起带来的高油价市场行情,俄罗斯经济得以迅速恢复,对外贸易连续保持顺差;普京在国内打击叶利钦时代的旧能源寡头也大获成功,七寡头只剩阿布一人投诚幸免。

为了避免国际油价波动造成经济和财政的大起大落,引发严重的经济社会问题,俄罗斯2004年便未雨绸缪建立了“稳定基金”,储备超额石油收入并在油价下跌时弥补财政预算的不足,稳定社会经济

资金来源是石油及石油制品的开采税、出口关税,就是所谓的“超额收入”。当油价高于每桶20美元(后逐步放宽为25、35、40直至44美元)时,超出部分的“超额收入”,全部计入“稳定基金”。

由于中国崛起带动国际石油价格大幅上涨等原因,俄罗斯在 2001 年至 2008 年期间一直保持预算盈余。到2008年初,“稳定基金”总额已达到1574亿美元。

此时一分为二,拆分为“储备基金”和“国家福利基金”。来自石油天然气的财税收入首先计入联邦财政,超过GDP 3.7%比例的部分转入“储备基金”,超出GDP 10%的部分再转入“国家福利基金”。

“储备基金”延续“稳定基金”的基本职能,安全、稳定并保值,主要是持有外汇(美元和欧元各45%,英镑10%),以及购买西方发达国家的国债。

“国家福利基金”则用于更加灵活、多元化的投资,投资回报部分(回报率约5%,年约30~50亿美元)用于补充养老金的缺口。但性质都是主权财富基金

“国家福利基金”运行10年,规模占GDP的比重大体保持在4%的水平,按卢布计价峰值是2016年3月的53570亿卢布(按美元计价是2011年5月的943.4亿美元)。

然而,2014年干涉乌克兰让俄罗斯发展形势出现巨变。持续的西方经济制裁与油价大幅下跌,严重打击了俄罗斯财政经济。

自2014年后俄罗斯被迫大量动用“储备基金”来弥补财政短缺,即使在财政紧缩之下,到2017年年底,此前占GDP 约6.3%的“储备基金”,已在3年时间内全部用完。

因此俄政府自2018年起取消“储备基金”,由剩下的“国家福利基金”统一执行储备稳定和补贴养老金职能,并更多地被正式称为“国家财富基金”。

此时,“国家财富基金”数额也只剩3.75万亿卢布,折合650亿美元。到一年半后的2019年中,依然是这个水平,如按美元计价更是跌进600亿美元(储备基金用光导致卢布恐慌下跌)。

财政与基金之间

然而,自2019年下半年开始,俄国家财富基金开始迅速增长。到新冠疫情在俄爆发前的2020年2月,已增长到8.25万亿卢布。

疫情暴发后的3月,更是进一步跳涨到12.85万亿卢布。并在2021年9月达到顶峰,超过14万亿卢布,相当于GDP的10.7%,约合年财政开支的一半

为何自2019年下半年开始,俄国家财富基金迅速增长?为何在疫情暴发、国际油价暴跌、经济大幅遏制的2020年3、4月份,基金还跳涨了4.6万亿?

因为前一年的财政盈余这时才划入国家基金。2018年1-8月,俄联邦财政盈余3万亿卢布,到年底应超5万亿。但年度财政核算只计了盈余2.75万亿。

同样,2019年1-8月,俄联邦预算盈余达4万亿卢布,到年底应有6万亿。但年度财政核算也只计了很少的盈余(俄财政部未刊载当年财政结算报告)。

这两年的油价-财政盈余,分别都在2019年8-9月和2020年3-4月转入了国家财富基金,实现了国家储备的跳涨。

大体上看,近年俄财政与基金之间的划拨主要是不定期的跨年转移 。把两者结合而且也必须把两者结合,才能看清俄罗斯财政的全貌。

这是一个复杂的互动,但简单地看,只看俄国家财富基金也够了。

2018-2019年仅仅两年的正常油价,就给了俄罗斯财政和国家财富基金带来了10万亿卢布(约合1333亿美元、1万亿元人民币)的盈余和进账

另外,2021年前11个月俄联邦预算已实现盈余2.338万亿卢布,但到年底核算只计了盈余0.515万亿。这又是2万亿盈余的转移,主要用于填补前一年的疫情赤字。

到2021年9月,俄罗斯国家财富基金储备达到了14万亿卢布(合1.4万亿人民币、2000多亿美元)的峰值。 这也就是普京敢于发动进攻的根本底气之一 。

最为关键的油气收入

了解了俄罗斯的财政、基金,再回过头看完整的俄罗斯收入来源——油气。以及油气价格与俄罗斯GDP、经济乃至国运24年的互动。

1998-1999年,受东南亚经济危机影响,国际油价跌到谷底,俄罗斯面临绝境。

这时47岁的普京替代了醉醺醺的叶利钦,利用手中极其有限的资源,调动了达吉斯坦头人武装,击溃了6年前根本无可奈何的车臣叛军,稳定了国内局势,收拾了内政寡头。

▎底图来源:粤开证券,绿色折线为俄罗斯财政盈余/赤字线

接下来2004-2008年,搭上了中国崛起带来的大宗商品狂潮,俄罗斯财政经济快速恢复。直至2008年6月油价达到历史大顶,随后因为美国金融危机爆发急转直下。

在上一个北京奥运时刻,俄罗斯又教训了意欲突袭收回分裂领土的格鲁吉亚,5天时间就打跑了1万多军队、220万人口的高加索小国格鲁吉亚,算是世界不太关心的小插曲。

▎布伦特油价变化及原因注释

普京的文治武功达到顶点,顺利和小伙伴梅德韦杰夫唱起了二人转。俄罗斯的“家底”储备基金超过2000亿美元。

其后,虽然有美国金融危机引发全球危机,带来2年的油价低迷期。但在世界各国政府的量化宽松、基建投资、负债刺激之下,全球经济很快恢复。

2011-2014年,国际油价重上100美元,并保持近4年。

这几年,也正是俄罗斯财政大手大脚花钱的幸福时刻。在军事上向法国订购2艘西北风级两栖登陆舰,依靠法国电子设备、德国动力装置研制新一代坦克装甲车。

在民政上大发福利,从体制人员到退休老人,生活水平均大幅改善,普京支持率高居不下。

▎底图 :布伦特油价变化

当时羡慕、夸大、吹嘘俄罗斯福利的帖子,至今在中文互联网上仍能找到遗迹。

2014年干预乌克兰,中止了俄罗斯与欧洲的蜜月期。年底沙特出手,增产降油价。国际油价连续三年(2015-2017)跌入60美元以内

尽管俄罗斯财政大幅紧缩,把财政-油价平衡线从原来的115美元降到了60美元。但仍然连续三年财政赤字,并且迅速花光了两份家产中的更大一份——约1000亿美元的储备基金。

较小的一份国家福利基金,也只维持在不到4万亿卢布,约4000亿人民币、650亿美元的水平。

2018-2019年,沙特放弃逼空油价,国际油价重回60-80美元正常区间。这短短两年,俄罗斯便趁机重新积攒了10万亿卢布。

2020年新冠疫情冲击,俄罗斯赤字达4万亿卢布。而2021年油价恢复,俄罗斯又再次积攒了2.5万亿卢布,把赤字填平。

原有的4万亿、加上三年积攒的10万亿。在进攻乌克兰之前,俄罗斯14万亿卢布(合1.4万亿人民币)的国家财富基金,就是俄罗斯的真正家底,进攻乌克兰的底气

石油,俄罗斯力量的源泉

60美元油价财政平衡线,想必都已经了解。其实这也是沙特等海湾油气国家的财政平衡线。

那么,具体而言,俄罗斯每年要在油气能源出口上换来多少美元,才能维持国家财政呢?

答案是大约2000亿美元。从近5年俄罗斯油气能源出口量价看,油价高于60美元、出口额超过2000亿美元,财政和基金便有盈余;油价低于60美元、出口额低于2000亿美元,则有赤字亏损

而从开采-消费-出口结构看,俄罗斯正常日产1100~1150万桶原油,自用消费300万桶,剩下800~850万桶(550~600万桶原油、250万桶成品油)全部出口,换来至关重要的收入。

石油,是俄罗斯力量的源泉,是它进攻的动力 。那么,这是不是就意味着俄罗斯无敌了呢?当然不是。在战争和对峙状态下,开销是非常大的。

虽然俄罗斯自4月初和6月初分别停止公布石油数据和财政数据,以“将遭受额外制裁的风险降至最低”。但从5月份公布的最后一次月度财政数据我们知道:

俄罗斯战前1-2月份财政保持盈余。3月财政收支基本平衡,4月收不抵支2620亿卢布。因为财政收入大幅下跌(约30%),而财政支出却在猛涨(约50%)。

即使油价上涨、出口收入增加也无济于事。但更关键的数据与趋势,还体现在目前还未停止公布的第二财政和家底储备——国家财富基金项目里。

根据最新公布的俄罗斯国家财富基金月度汇报,开战以来,俄国家基金起起伏伏,包括了大幅转移补贴财政,也包括去年和今年的油气收入盈余划入基金。

但总的看来,俄国家基金已经从战前的13.6万亿卢布,快速下降到7月初的10.8万亿。5个月失去了2.8万亿,占比21%

▎这张图表是俄罗斯最关键的图表之一

如果按这个速度持续下去的话,俄二号家底、国家基金将在20个月也就是两年后的2024年初耗光。这比原先的一号家底、储备基金耗光的速度(2015-2017)还要快。

到那时,俄罗斯就真的见底了。有人问,就不会借债吗?2014年干预乌克兰之后,俄罗斯在国际金融市场融资借债的路子已经被掐断了。

这就是为什么俄罗斯国家财富基金如此重要的原因——在一个人无法借钱的时候,他的家底存款就是最重要的财富底线了。

而俄罗斯民众2/3没有存款,发国债借内债也很难筹措资金。剩下的唯一办法恐怕只有印钞了。

当财政基金严重赤字,又无法借外债内债持续,那么局势持续下去就可以参考现在的斯里兰卡 。

很多人会回想起历史上一些以弱胜强、以穷胜富的战争,包括当今世界另外两个大国的开国战争。但他们都肯定会忽略了背后的财经因素,那就是战争必须借债。

借来的内外债务,富国盟友的支援,往往都要在战后以蓬勃的经济发展来偿还。但是,俄罗斯只有石油,只有这种受国际市场动荡影响极大的资源产品。

更进一步说,今年上半年的油价突破100美元乃至120美元,也是不可持续的。 市场过高估计了欧美和全球市场复苏的速度和能源需求。

现在油价已经跌回100美元,并一度跌回开战前水平。年底油价的合理预期,是85美元以内。

而到时出口占比63%的欧洲停止采购俄罗斯石油,转向伊朗和委内瑞拉,或许俄罗斯的真正困难日子才正式开始。

但其实这还不是最大的挑战。对于普京、米舒斯京(总理)、西卢阿诺夫(财长)和纳比乌林娜(央行行长)来说,真正的挑战还在后面。

参考文献:

[1]《俄罗斯养老基金改革:现实与未来》,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欧亚社会发展研究所,中央财经大学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中心主任童伟,博士生田雅琼

亲爱的凤凰网用户:

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,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,建议升级浏览器

第三方浏览器推荐:

谷歌(Chrome)浏览器

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